重庆公墓信息网欢迎您!

葬礼文化

时间:2021-03-24 16:38:39
今天早上起来,已经七点过了。老公告诉我有个朋友的亲戚死了,今天九点上山。汉族有个规矩死人上山后是不能再给钱的,匆匆忙忙吃了一个馒头就去了。

坐着三轮车不过几分钟就到了经营所桥头。我们从桥的左边走上一条小路,转过弯就看到一辆小卡车在倒车,想是拉死人的车子吧,因为车子上面挂了很多的钱纸。没走几步就来到了一排房子前,房檐下站着几个人,抱着手搓着,也有把手放在衣服包里的,女的双手交叉放进袖子里。脸冻得红红的。冬天还没有过去,寒冷还将继续。这一排房子有四间,都很陈旧,估计也有四五十年的光景。白色的墙壁已经泛黄,有些地方脱落得很是严重,已经能看到里面的木板子了。黑色的瓦片在房顶上稀稀落落地散着,枯黄的树叶落在上面。
  
走进屋子,每间房子面积可能不到十平米,中间放一张圆桌,周围摆放几根小凳子就没有其他的空间了。走过这个房子中间有个小天井,地上有一堆灰,想是昨晚守夜的人烧过的。外面的墙已经倒了好几处,黑色的砖块散落在地上。人稀稀拉拉的这里站几个,那里站几个。还有几个在忙着收拾死去的人的东西,这里的人死了,要把他生前所有东西都要和他一起烧掉。没有哭声,或许早就哭过了。人们不喜欢哭着送死人,他们认为人死了就是要和自然为一体了,那些山上是死人的天堂,要高高兴兴热热闹闹地送他上山。所以有人去世的时候会鸣枪,会放鞭炮。去世的人被放在刚才那辆小卡车里,周围插着许多喇嘛旗,几个人站在车上,车上放满了许多杂乱的东西。车子后面跟着十几个人,目送着车子远去。
  
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出来了,暖暖地照在我的身上。那辆卡车转过几道弯就看不见了。想是已经隐入了那片松林之中了。想像着不一会儿,死去的人会在火中燃烧,会埋进深深的土里,就会有一个坟墓,也许还会立一块碑,会在那里永远安息。

我也应该返回了,走在温暖的阳光中,没有了刚才那样的寒冷,路边干枯的白杨树静立着,仿佛在凝神搜索着春的脚步。有人说人是在自己的哭声中诞生,在别人的哭声中结束。人的一生,或短暂,或漫长,不管生前是富贵还是贫穷,是幸福还是痛苦,是默默无闻还是叱咤风云,在人生的路途中所获得的所有东西,包括财富、权力、声名、容颜、地位……在死去的瞬间,都会烟消云散,都将随着几杯热土长眠于地下。留下几个偶尔还能想起你的朋友,偶尔还能来这片树林看看你的亲人罢了。
  
我想每一个人都渴望有一个归属吧,想要一个家,想要有个好的单位,一些舍不得你的朋友,这样自己死的时候就不用担心放着你的尸体没有人管了。

这是一个孤寡老人的葬礼,没有追悼会,没有告别仪式;没有长长的车队送他,只一辆四八五的卡车;也没有太多的人,车子上的和路上走的加起来也没有二十个人;我们也没有为他在胸前佩戴白花,他就那样匆匆忙忙地埋葬于黄土中了。